Top
首页 > 娱乐 > 明星 > 大陆 > 正文

冯小刚:老拍贺岁片就成钱串 太多电影是塑料花

大陆 新浪娱乐 2017-12-11 16:05:03
[摘要]2月10日晚10点,冯小刚导演也赶了把时髦,在其个人微博上首次尝试以直播的方式,与广大影迷进行了一场近距离交流。时值电影《芳华》刚刚结束周末两天的全国点映,距离正式公映日期仅剩5天,许多观众都第一时间与导演探讨了观影感受。

12月10日晚10点,冯小刚导演也赶了把时髦,在其个人微博上首次尝试以直播的方式,与广大影迷进行了一场近距离交流。时值电影《芳华》刚刚结束周末两天的全国点映,距离正式公映日期仅剩5天,许多观众都第一时间与导演探讨了观影感受。

\

冯小刚也向影迷朋友们分享了一些拍摄时的点滴、对片中年代的记忆,并表达了一番作为一名导演的掏心窝子的话。他说:“如果想做安全的事儿我可以一直拍贺岁喜剧,但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作者,那样就太没劲了,成钱串子了。”“现在太多电影都是一把塑料花,塑料花怎么可能有芳香呢?真实是特别动人的,我在《芳华》里放大了记忆,但这个记忆是有根的。”

\

[聆听]

《芳华》让离婚父母重燃情感 呼吁电影院字幕走完再亮灯

相比在发布会、路演过程中的单向度分享,直播中的冯导表示更想听听观众对电影的想法。

一位网友讲述,他请已经离婚的父母一起去看了《芳华》,希望能唤起他们的共同记忆,让他们重新走到一起。对此冯小刚不禁感叹:“用心良苦,是个孝子。把全家人带到一起来看这部电影,必然会带起一些回忆,而这些回忆里有他们相识相恋结婚的历程,回忆过去,会对对方重燃一种情感。”

\

还有一位网友表示是和另一半去看《芳华》的,她说:“小萍最后的结局算好吗?只要她心里舒服就好了。希望我们俩也一样,能依偎着过完一生。”冯小刚导演回应,“我知道大多数观众希望看到一个能让自己内心舒服一点的结局,可能观众都非常善良,想让角色有一个好的结局,好莱坞电影深谙这一点,欧洲电影反感这一点,觉得现实不会这样。我的电影会做一个平衡,不会太甜,因为有真实度在,但也不会太拗着观众。”

也有网友向导演吐槽:“想给电影院提个意见,为什么灯要开那么早,片尾曲还没唱完呢,灯就打开了。”冯小刚也认同并表示:“电影院应该在字幕走完再亮灯,有一些电影院可能是想早点进来清扫。爆米花电影无所谓,热闹完就完了,但《芳华》《集结号》这种电影,我觉得放完不是马上能走的,需要沉一下,脸上的泪痕要干了,或者要陷入到一种回忆里面。电影院的灯都是徐徐暗掉徐徐亮起来,它要让你徐徐进入一个黑房子里面,然后一个梦开始了。”

\

[解惑]

对西红柿有“私人情结” 长镜头流动是对文工团时光的感觉

此次直播中,网友们也集思广益,向导演抛出一连串关于片中若干细节的问题。

有几名网友都注意到“胸罩垫子”的细节,询问导演是何用意。对此冯小刚笑道:“按原来严歌苓小说里写的是何小萍的,但我觉得这对角色可能是一个伤害。后来演员们也问我是谁的,我说我也不知道是谁的。贼喊捉贼,也没准是那个小芭蕾的呢?”

\

冯小刚还进一步阐释了女主角何小萍这个人物的身世和内心:何小萍在小说里是妈妈改嫁,她被街坊邻居说是“拖油瓶”,弟弟妹妹欺负她,她一直是比较拧巴的。每一个集体见到软柿子就都想捏,她被捏得青一块紫一块,心里唯一的亲人是还在劳改的父亲。后来父亲没有等待落实政策那天就离开了小萍。小萍被集体抛弃后,到了前线,见到了那么多残酷的东西,因为保护了烧伤的战士突然成了英雄。我们过去有很多篇幅,讲她到处做英模报告,就是当她习惯了被欺负,突然被人当成英雄之后,她受不了,所以就疯掉了。

还有网友提到另一个鬼马问题:“《唐山大地震》和《芳华》里都出现了西红柿,且被导演拍得很美,冯导是不是有西红柿情结?”冯小刚的回答还真是“是”:“我特别爱吃西红柿,我们小时候的水果就是西红柿,一毛五能买一脸盆。那时候也没有冰箱,买回来我母亲就把它们放进水盆用凉水泡着,然后捞起来先咬一口,一嘬,汁液香甜。如果再奢侈一点,还可以切成片,撒上白糖,哇……但是撒白糖的时候很少啦。《芳华》里西红柿的镜头,几次我都因为剪辑时老觉得节奏往下走给切掉,然后又捡回来,切掉又捡回来,最后我决定放在片尾的彩蛋里,因为我觉得女兵吃西红柿的画面(很美)。”

\

相信看过电影的观众,都会对片中那个长镜头印象深刻。冯小刚透露了如何拍摄这个长镜头,以及坚持保留这个长镜头的原因:“长镜头是好处是非常连贯,我们的方法就是不断排练,有时候摄影机在演员耳畔,有时候在她们眼前,我们反复排练,一定要设计好。但是长镜头可能会丢失一些细节,比如两个人在讲话的时候,我说完对方的反应是不知道的,那就得有一些其他的设计。我们的摄影师罗攀是一位非常伟大的摄影师,很有想法,我们两个人会不停地设计,也会跟演员交流,直到演员觉得舒服。演员是可以有一些即兴表演的,因为镜头是流动的,随时可以捕捉。这种长镜头的流动感跟我对文工团的记忆有关系,我对文工团的记忆就是那种光在流动的感觉。”

\

[倾诉]

现实题材比其他商业片都危险 但我不能成为钱串子

与观众切磋过《芳华》的故事内容后,冯小刚也跟大家伙儿讲了讲自己心中那份难以割舍的感情。从《集结号》《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芳华》乃至其主演的《老炮儿》,都透着浓浓的冯氏情怀,也显示出其在从业前后十年里创作重心的变化。

冯小刚自述:“我拍贺岁喜剧的十年和后来的十年走了不同的路,一开始中国电影市场特别小,所有电影院都改成了桑拿和歌厅,我是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开始拍所谓的贺岁片的。后来市场蓬勃起来了,大家都开始投身在商业片的时候,我走了一条逆流的路,因为商业片也不缺我一个,我觉得可以用影片记录中国的近代史、当代史。

比如《大腕》,它记录了改革开放以后,广告无孔不入给人带来的那种恐慌感和不安感;《1942》记录了那个年代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唐山大地震》讲的是国殇;《我不是潘金莲》讲的是由于官场的层层推诿,把蚂蚁变成了大象,离婚案惊动了中央领导;《芳华》记录了70年代我们这些人的成长经历。大家可能看过很多清宫戏、民国戏,却看不到五六七十年代的戏,我觉得是不对的,得有导演去做这些事。我做这些事,我觉得很有价值。

不管我今后拍得好坏,但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一步步成熟,走到现在。我其实期望有更多导演来拍一些这样的电影,通过这次《芳华》我能感受到,其实很多观众都对这些挺感兴趣的。当然,拍现代题材比拍动画片、古装片、盗墓片、神啊鬼啊等等都要危险,但我不太爱干特别安全的事儿,如果想做安全的事儿我可以一直拍贺岁喜剧,但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作者,那样就太没劲了,成钱串子了。”

\

关于这部《芳华》,冯小刚最后透露:“我请了很多过去文工团的战友来看,战友们看完非常感动,坐在观众席里久久不说话,看到我之后,握着我的手,眼里含着泪,一说话就会掉出来。看完我跟战友们在饭店喝了一顿大酒,很感慨。

电影中这些都是我的生活经历,我觉得拍一个东西,一定是从我们的生活经历里长出来的。有些人把剧本送给我看,是一把塑料花,塑料花怎么可能有芳香呢?可能它的花瓣已经被风摧残了,但它是真的花,你凑过去一嗅,它有自己的那种泥土的、大自然的味道,连虫子嗑过的那些洞,都是动人的。现在太多电影都是一把塑料花,而真实是特别动人的。我在《芳华》里放大了记忆,但这个记忆是有根的。”

《芳华》将于12月15日全国公映。

编辑:王彬

相关热词搜索: 冯小刚 贺岁片 塑料花

上一篇:张天爱发文配诗晒美照 原来她这么文艺 下一篇:中性VS俏皮?倪妮、周冬雨两代谋女郎同框比美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