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娱乐 > 明星 > 大陆 > 正文

耿直蒋勤勤:我不会曲里拐弯跟人说话

大陆 凤凰网娱乐 作者:大星 2017-11-24 10:21:02
[摘要]从2015年8月开机,到2016年3月曝光片花,同年6月杀青,再到今年11月13日宣布定档,历时两年半,屡有波折,吊足大家胃口的《九州·海上牧云记》终于播出了。

\

  蒋勤勤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大星)从2015年8月开机,到2016年3月曝光片花,同年6月杀青,再到今年11月13日宣布定档,历时两年半,屡有波折,吊足大家胃口的《九州·海上牧云记》终于播出了。

  蒋勤勤在剧中饰演大端皇后南枯明仪,不同于以往温婉清纯的荧幕形象,这一次,蒋勤勤饰演了一个醉心于权力同时得不到皇帝宠爱的可悲可恨的角色。有粉丝替她算了算,已经11年没演古装戏了。

  不仅古装戏,06年-07年结婚生子后,蒋勤勤就不再像以往一样忙碌,接戏的频率让人一度以为她要回归家庭,淡出娱乐圈。她曾在采访中说“自己的身份是妈妈,只是兼顾做了下女演员”。

  而这个兼职女演员可没有一头扎进生活里,在老公陈建斌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一个勺子》里“兼职”了女主角后,她已经开始更多幕后的尝试。《九州·海上牧云记》定档发布会后,蒋勤勤接受了凤凰网娱乐专访,她向我们透露,陈建斌的新戏已经在筹备,而她和老公不再是演员上的合作——蒋勤勤开始策划、找编剧、找出品方、投资方,俨然是一个制作人了。

  虽然在生活和工作上蒋勤勤找到了自己的平衡,但是外界对她的某些影响从没有消失。虽然过了有十余年之久,私人情感的往事总会让她一次又一次登上热搜,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今年7月,蒋勤勤首次通过微博表达了自己没有插足他人感情,“拒绝背锅”的态度。接受凤凰网娱乐的采访时,说到当时这个举动,蒋勤勤毫不避讳,她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我没有错的行为,所以我不会为你们口中所谓的错的行为买单”。

  时隔11年再演古装戏想和严苛导演合作

  凤凰网娱乐:其实很久没有演古装剧了?

  蒋勤勤:有细心的朋友给我算过,说有十一年没有演古装戏了。

  凤凰网娱乐:那这次为什么接了这部剧呢,这个角色有什么地方吸引到你呢?

  蒋勤勤:是因为这个导演(《九州·海上牧云记》由曹盾执导)。我想跟这个导演合作,他对戏要求苛刻在圈里是比较出名的,我很想跟这样的导演合作。我觉得他的调性特别适合我。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这么说?

  蒋勤勤:因为我们好像都有点完美的偏执。

  凤凰网娱乐:完美主义者?

  蒋勤勤:对对对。

  凤凰网娱乐:在片场,导演和你两人都比较追求完美的事例可以给我们举一两件吗?

  蒋勤勤:我印象当中有一场戏,南枯明仪被打入地牢,有一场在监牢里的戏。那场戏拍完之后我就先回到北京,等着下一次拍摄,再去象山那边。我回去之后过了一天我就给他(导演曹盾)打电话,我说那场戏我想重拍,他二话没说“OK,没问题”,他说等你下次过来我们重拍。其实那个景拍完之后就应该撤掉的,他为了我把那个景一直保留在棚里,等我下次再去象山的时候,重拍那场戏。他给予你信任,给予你安全。因为有时候演员觉得一场戏没做到足够好,你是很惶恐的,你会觉得从荧屏上出现的时候,是一个莫大的遗憾,甚至于会觉得很绝望。但是他给了你一个机会,尽量减少这样的遗憾发生。所以等我回去的时候,我们又重拍了这场戏。

  凤凰网娱乐:这种情况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多吗?包括别的演员有这种情况吗?

  蒋勤勤:我不知道别的演员有没有,刚才我还问曾经跟我共组的演员,我说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情况,他自己没有,但是这个事在我身上是有的。

  凤凰网娱乐:所以这个剧的拍摄跟预定时间相比是不是拖了很久?

  蒋勤勤:大家拍这个戏的时候,没有想过跟时间去赛跑。有很多戏都是说我们尽快把它拍完、做完后期,让大家先看到,先把这个位置占住,不管好与坏,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们先把热度占住。这个戏不是的,大家从头至尾都是想着要做一部不辜负自己的戏。所以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一个要去考虑的问题,而是它的品质、质量,它是不是你所想要的那个初心,大家都是奔着这个目的。包括出品人最后不断地追加预算,后期上映的时候有些时间上、工作上遇到的困难,我们大家都扛过去了。为了它最后能够更好的展现在荧屏上,(大家)其实是做了很大的牺牲的。

  凤凰网娱乐:刚才在台上(指《九州·海上牧云记》开播发布会)的时候周一围哽咽了?

  蒋勤勤:对,因为从片花当中你就能知道,他们瀚州那部分戏真的是非常辛苦,非常非常辛苦的。他们完全就是真的在野地里拍戏,而且承担了大量的武打场面。非常非常辛苦,每天都有演员受伤,像王思思,她后来探班我们拍中州的戏,都是瘸着腿、拄着拐来的。

  凤凰网娱乐:这个代价还是挺大的。

  蒋勤勤:对,所以你从这些演员、导演、服装道具的身上你就能够看到大家的精神。

  凤凰网娱乐:但是周一围刚才说到,“我们做的可能不够好”。

  蒋勤勤:那当然,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就像我们常说的,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所向往的魔幻世界或是九州世界肯定是不一样的,个人的读解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不可能做到人人称赞,我们尽量朝着那个方向。

  凤凰网娱乐:片花是早就曝出来了,当时看了之后大家都很期待,不知道成片你现在有看到吗?

  蒋勤勤:成片我是后期补录的时候看到一些,是关于我自己的,补录我自己的一些台词。

  凤凰网娱乐:看了那部分成片你感觉怎么样?。

  蒋勤勤:用心。

  凤凰网娱乐:如果是打分的话,你觉得这部剧出来以后观众会给它一个怎样的评分?

  蒋勤勤:评分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对得起我们这份付出,对得起我们那份心,(我们就)问心无愧。

  扇对手演员手臂淤青,希望每一个角色真实表达

  凤凰网娱乐:说到您这个角色,你说她是比较悲情的,有好也有坏的成分在里面,这个角色跟你以往的角色其实挺不一样的,你拿到自己的角色以后,对这个人物的第一印象是怎么样的?

  蒋勤勤:我喜欢这个角色就是因为她不是传统意义上恶的角色、反派的角色。我觉得她是内心充满了爱,有她的善良,特别立体的一个人物。现在越来越多的影视剧,越来越多的人物,不再像我们以前简单地脸谱化表现——坏人就是坏人,好人就是好人。不是,现在都是善中有恶,恶中有善,人是立体的,我觉得这就特别好。虽然这个角色在戏里占的戏份不是那么多,但是她举足轻重,而且每场戏都是刀刀见肉见骨,是很有意思的。

  凤凰网娱乐:这个角色是你融入到角色中后很费精力、费力气的一种?

  蒋勤勤:会,虽然是文戏,但是我觉得我身体以外其实也受了很多的伤。之前微博上我发过我手臂瘀青了,大家都觉得你不是在拍文戏吗,怎么手臂都淤青了?当你进入到那个人物的时候,你真的完完全全体会到什么叫“忘我”,我拍戏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拍地牢那场戏的时候,我通过铁栅栏出去扇阿善,她是我从小到大类似于乳母的那样一个人。她是一个下人,但是她知道我一路走来的不易,在那种情况下,我把我心里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恨、所有的不甘发泄到她身上,我就扇她。拍完之后我看我的手臂这一大片全是紫的。

  凤凰网娱乐:那那位演员呢?

  蒋勤勤:对,我完全不敢想。等下一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说“蒋老师你知道吗,我这耳朵回去耳鸣了一个礼拜”。我心里特别特别难受,我问她还有没有事,因为她还去看医生了,去看耳朵。她说没有没有,现在还好,已经没事了,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伴有一点小小的耳鸣。当时可能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我心里五味杂陈,那个难受。一方面觉得那场戏好像必须要做到那样,才可以表达那个角色的情绪,一方面又觉得太对不起我的对手演员了,我演戏为什么没有所谓的控制?但是当你进入到这个人物的时候,你不会想着还要去控制或者怎么样,在镜头里表现的就是真,这个很重要。我必须要让大家看到真的东西,而不是像我们以前拍戏老要借位。其实这是一个表演技术层面的问题了,但是我们希望在这部戏里大家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刀刀见肉的,都是真实的情感宣泄和表达。因为这个不光是刺激你自己,包括给予对手演员很大的表现和表达能力,她自己的戏也会随着这个情绪产生微妙的变化。不过后来她说她没事,我心里边好受多了,要是真的……不敢想像。如果真的因为这场戏,让老师受了伤害,我真的很难受。

  凤凰网娱乐:所以现在再去挑选角色,你会去找这种让自己触动或者投入比较大的角色吗?因为拍这种角色其实还挺累的。

  蒋勤勤:我希望我下面的每一个角色,都要做到这样,就是说最起码我给予的所有东西都能够做到最真诚的表现,最真实的表达。

编辑:王翠萍

相关热词搜索: 蒋勤勤 周一围 海上牧云记

上一篇:黄奕带女儿接受国防教育 穿军装英姿飒爽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