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娱乐 > 影视 > 华语电影 > 正文

猫眼官方回应:《后来》退票率高属正常 不否认阴谋论

华语电影 新浪娱乐 2018-05-04 09:22:15
[摘要]“猫眼于2016年底推出退改签功能,随着推广力度的逐渐提高,越来越多观众知道了这项服务,退票率自然会越来越高。”

《后来的我们》

《后来的我们》

《后来的我们》的预售情况

《后来的我们》的预售情况

近一周以来,猫眼因《后来的我们》大量退票事件被推上风口浪尖。作为出品方、发行方、购票平台三位一体的获利者,猫眼无疑成了最被怀疑的幕后玩家。几天的沉默过后,猫眼终于在5月3号这天进行了两项大的动作:

一,上线新版猫眼专业版APP,新增退票方面数据;

二,召集近一百名来自不同媒体、专业的记者开了一次“恳谈会”,探讨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COO康利

COO康利

“恳谈会”由猫眼COO康利主持,若干猫眼技术主管同时在场。康利率先表示,对于大家的一切疑惑都会知无不言,交流时间不限,记者们便开始了两个多小时连珠炮似的提问,康利一一作了回应。至于猫眼的这波公关是否有理有据、能够完全服人,就看大家各自的理解了。

先总结一下此次恳谈会的几个关键信息点:

1,猫眼强调声明中所说的“46%退票是黄牛”只是“疑似”,并非定论,具体数据还须进一步挖掘;

2,猫眼总结《后来的我们》之所以退票率高是因为是热门影片、预售期长、首映日是工作日晚上等综合因素导致的,退票率确实较高,但非史上最高;

3,《后来的我们》本来预售、上座率、票房就很好,猫眼没有为几百万票房而做手脚的动机;

4,猫眼已与主管部门正式沟通,欢迎各合作方来核实数据,期待主管部门调查结果。

实际“退票率”

实际“退票率”

[退票甩锅给黄牛?猫眼:只说了是“疑似”]

先说说猫眼上次声明中写的“46%退票疑似黄牛”,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呢?

康利称猫眼经过一系列对订单数据的分析,发现46%退票存在反常状况,但并不能肯定这些退票的一定都是黄牛,因此声明中用的词是“疑似”。虽然实名手机号可以追查到购买者、退款去向等等,但因为涉及到用户隐私,并且还无法百分百断定哪些是黄牛,所以暂时无法公开这部分数据。

“我们第一时间咨询过公安部门,如何定性和观察到黄牛,但对于作为服务平台的猫眼来说是有比较大困难的。比如一个用户信誉度很好,偶然买了十张票想倒卖,他算不算黄牛呢?”

康利表示,虽然现在影院门口已经没多少黄牛了,但网上小规模倒卖电影票的依然很多。目前他们没观测到大规模单一组织的黄牛,但有网状小颗粒组织的黄牛遍布在各个城市里。

退票“常态”

退票“常态”

[《后来》退票率高,但仍属正常情况]

康利在恳谈会上用大屏幕演示了猫眼的改签流程,并向记者展示,只要改签过一次,猫眼后台就会记录一次退票行为。也就是说,猫眼声称他们的退票率是包含相当一部分改签率的(与淘票票的说法相反)。之前网上流传过一张买31张票退31张票的截图,猫眼称核实该订单后发现,其中15张是改签的。

康利称,刨除掉用户自发改签之后,《后来的我们》实际退票率只有百分之三点几,涉及票房几百万,在历史上偏高,但并非最高;只比今年春节档退票率最高的电影高0.6个百分点,其他影片的退票率大家可以自己去查。

什么是用户自助改签

什么是用户自助改签

(我们在猫眼新系统上查了一下,今年春节档《西游记女儿国》首日猫眼退票率6.7%,《捉妖记2》6.4%,《红海行动》4.8%,《唐人街探案2》6.3%;而目前显示的《后来的我们》首日猫眼退票率仍高达9.0%,康利所说的史上退票率最高影片暂时不得而知)

至于为什么《后来的我们》退票率会偏高,康利总结了三点原因:一是热门,头部影片退票率普遍高;二预售期长,越早买票的用户临时改签的概率越大,而且很多用户是首映日前些天就退票了的;三首映是28号工作日晚上,综合因素导致了退票现象。

“猫眼于2016年底推出退改签功能,就像有些影院也可以线下退票,是为了给用户更好的服务。2017年我们用了一整年时间完成了推广和普及。所以随着推广力度的逐渐提高,越来越多观众知道了这项服务,退票率自然会越来越高。”

[猫眼不存在退票的动机]

猫眼看似与退票利益攸关,但康利澄清道,《后来的我们》本来预售(超1亿)、上座率(场均60人)、票房(首日2.68亿)、排片(第二天达到50%)等各项数据就非常好,创造了中国影史以来工作日票房最高纪录,猫眼没有理由为一千多万票房、几个百分点的排片而动手脚。

话虽如此,但猫眼的嫌疑点主要集中于,它是否会通过制造预售火爆现象的方式,来影响影院的排片,进而拉动电影票房?毕竟猫眼是预售模式的开创者,之前《羞羞的铁拳》等试水案例已经尝到过甜头。

对此,康利坚持表示否认:每家影院的排片都是经营人员结合各种信息综合决定的。未来几天的排片量也不可能百分百释放,剩余场次会根据预售情况来调,至于会不会参考猫眼的数据,都有可能。最终排片权都在影城自己手里,影城会参考猫眼的数据,也会参考所有其他数据。

有人将猫眼瓜田李下的嫌疑比喻成“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对此康利反复强调猫眼只是一个服务平台,没有判罚的权利:“我们的宗旨是服务好影城,服务好片方,服务好观众,并且也都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猫眼也在和主管部门沟通,是否能联系一些行业力量,进行一些更有力的措施。一个企业决定发展方向的因素是,是否能提供更好的产品或服务,是否能比原有的方式有创新。”康利认为,在体制尚未完全健全的情况下,大家拿出各自的优势无可厚非。

康利否认会“挤压”其他电影的市场空间:“票房本质上还是要靠内容,渠道和平台都只是锦上添花。我相信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已经足够成熟,任何一部好电影都不会被辜负。”

同时猫眼承认,当一些影城退票率突然攀高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有个预警熔断机制,这方面确实还有改进空间,今后也会努力提供更多更透明的数据。

[幕后BOSS是谁?不否认阴谋论]

猫眼表示,可以理解院线质疑退票异常现象,也理解一些公号想追究真相。但目前很多网上贴的东西无法形成一个闭环。

不是猫眼的话,真正的“幕后玩家”还会是谁?康利表示,不否认一些基于商业利益的阴谋论存在的可能性。在调查清楚真相之前,他们会在退票政策上优先维护最大群体的利益。

猫眼透露早在29号的时候就已经向电影主管部门进行了汇报,提供了他们现有的数据,电影局也在牵头各个院线进行调查取证。猫眼称欢迎合作伙伴找他们共同核查,当然,核查还需要一定时间,期待最终的调查结果。

诚然,目前国内电影产业机制不健全,既无法依靠完全自律,又没有权威的第三方机构监管。电影局亲自约谈调查,说明某些行业乱象已经到了必须出手遏止的时候。

退票事件后,猫眼敢于直面质疑、主动沟通的姿态是积极的,客户端改版的应对速度也够快,但如果想彻底自证清白,还需要挖掘、整理、公布更多更具体、更透明的数据作为支持。我们也期待主管部门能在调查取证上有进一步成果,还市场一个公正良好的秩序。

暗中操纵大量退票,《后来的我们》肯定不是第一次,只不过因为引起太多关注而注定成为最标志性的一次。其实观测退票行为也不难,比如过几天5月11号就要上映的《复仇者联盟2》,肯定也具备话题度、预售、排片呈压倒性优势,有黄牛会考虑囤积转卖,首映是工作日晚上这些条件,到时候我们可以拿猫眼淘票票新上线的查退票功能观察一下,看看是否还会再次出现“后来的我们都退票了”的情况。(何小沁/文)

编辑:王玮玮

相关热词搜索: 后来 刘若英 退票

上一篇:《流浪地球》曝光现场工作照 吴京穿航天服上太空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