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娱乐 > 明星 > 大陆 > 正文

倪虹洁:我拍戏处境一直很艰难,做到最好才会被选择

大陆 腾讯娱乐 2021-06-24 07:44:11
[摘要]​上周刚刚揭晓的上海电影节金爵奖中,倪虹洁主演的《上山》遗憾折戟而返。

上周刚刚揭晓的上海电影节金爵奖中,倪虹洁主演的《上山》遗憾折戟而返。颁奖礼前,倪虹洁接受《Star营业中》专访,面对即将要来的竞逐,她状态轻松,笑称这是一部男人戏,自己拿奖的胜算不大。但她称,自己会在往后的几十年里踏踏实实努力,希望有机会得到奖项上的认可。

《上山》剧组亮相上海电影节

今年围绕金爵奖的一大争议是,担任评委的周冬雨是“史上最年轻评审”。面对比自己资历浅的邓超、周冬雨评判自己,倪虹洁直言不会感到别扭,“不会呀,这个和年纪没关系。每个人对戏的感受和理解都不一样,他们会站在他们的体验上,去说自己对电影最真实的感受。”

我们曾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录制现场对话倪虹洁(星里话丨倪虹洁:曾以为《武林》人马还能一起吃饭,但大家咖位不同了),当时聊到翻红的话题时,她曾认真表示,自己在等待中并深信那一天会到来。但在那之后,她在行动上似乎全无野心和欲望,出演的作品都不是一眼看去就有爆款潜质的。

对此,倪虹洁清醒表示,翻红的路还是要一步步踏踏实实走出来,不是靠“今天选一个爆款”。在这一点上,她也有固执的一面,“我是特别专一的,喜好和看剧本的感受很难改变。”

即使凭那档节目赢得多一些关注度,但倪虹洁感慨,自己的拍戏处境仍然很艰难,“只能给自己打气,不断加油努力,提高自己,来适应这个市场。做到最好,才会被选择。”

被资历小的演员评判不别扭,当评委和年纪没关系

Star营业中:《上山》曾入围金爵奖主竞赛单元,对于奖项怎么看?

倪虹洁:影后吗?将来的某一天我觉得我会拿到吧。这部戏比较特殊,它是个男人戏份的戏,我的出场戏份不是特别多。虽然寥寥几场,但也真是演绎了女人的一辈子,挺难的。

Star营业中:“影后”这座奖杯,在你的人生计划表里吗?

倪虹洁:原来没有,后来总被人问的时候,我发现我应该要有这样一个目标。但我觉得,演得好不好和我喜不喜欢演戏、得不得奖,都没有必然的联系。这只是对自己的一个希望,是理想。原来老被问,“你当演员,你没有一点目标吗?你没有想好将来要干什么?拿到一个什么样级别的奖项?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范儿吗?”我说,“没想过啊。”老被问,我就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有个目标?比如金爵奖最佳女主角,往后的几十年里希望有机会吧。

Star营业中:有没有想过当“三金影后”?

倪虹洁:真的吗?可以吗?我会努力的。我会踏踏实实演好我所演的每个角色。我觉得总有机会的。

Star营业中:今年金爵奖的评委会比较年轻化一点,被比自己资历更小一点的演员评判,会感觉别扭吗?

倪虹洁:不会呀,这个跟年纪没有关系的。反正我觉得这个是没有关系的,每个人对戏的理解和感受都不一样,他们会站在他们的体验上去说自己对电影真实的感受就可以。

Star营业中:会憧憬有一天拿了影后也去当个评委,功成名就?

倪虹洁:为什么要功成名就?我要拍戏,我就想演好的角色。他们老说我想不想翻红?我觉得这个唯一给我带来的人生的变化是,我有资格、可以选择更好的角色,更想演的角色。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倪虹洁在《上山》片场

王小帅导演看中我的“破碎感”,演少女要找到青涩感

Star营业中:刚刚提到电影里的角色年龄跨度大,这是最大的挑战吗?

倪虹洁:还不是。因为我进组第一天,就把这个人的一生给演完了。所以刚开始的20出头和男主角那种特别甜蜜朦胧的爱情,一转场就到了监狱里,特别沧桑,对万物都没有积极向上的态度,是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其实只有半天,她已经把一个女人的一辈子演完了。压力有点大,因为那是我进组第一天拍戏。

会有一点点难度。一个如花的少女,一下子在几场戏里要交代清楚,怎么会变成一个对什么事都不抱任何期望的、眼睛里黯淡无光的女人。包括她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她脑子里那时在想什么。

Star营业中:怎么演出少女感,会担心被质疑装嫩吗?

倪虹洁:导演、光和摄影都会帮到我。你说,勉强去演一个少女也挺磕碜的。平时我嘻嘻哈哈的,总觉得自己像个小朋友一样,但在镜头前这种羞涩感、青涩感还是要去找一找的,还挺难的。

你说勉强地演一个少女也挺磕碜的,但是,平时我嘻嘻哈哈的总觉得自己像个小朋友一样的,但是在镜头面前你这种羞涩感、青涩感还是要去找一找的,还挺难的。我觉得就算出来,大家也能理解。不是说,我要去强装少女,而是这个人的一辈子需要这场戏来交代一下。不是我整部电影都在强装少女。没有没有,这只是一个女人的一个轨迹。

Star营业中:之前拍电影受过很多苦,这一次最大的苦是什么?

倪虹洁:这次一点都不苦,就心里有点苦。我演的这个角色有点苦,不太能很开心。在片场如果不是因为戏的影响,我是很活跃的人。像你这么漂亮的少女从我眼前走过,要平时的话我会说:“好可爱,你裙子好好看啊。”但在这个戏里,我整一天都会无视你,干什么事都会慢半拍。我当时在想,一个生活没有激情的女人,肯定做什么事情都不会特别有动力。她是在维持她的生命、她现在的生活状态而已,所以说话都会变慢。生活和戏会把我分开,拉扯成两个人。

Star营业中:这个项目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倪虹洁:不复杂,因为王小帅导演和璇姐(指制片人刘璇)找我,说啥呀。他们觉得,我可能适合这种支离破碎的角色,就是破碎感。之后,他们把我推荐给了邬迪导演,全剧组好合适,然后我就去了。当时也看了剧本,就像刚才说的,我在短短几十页里,看到这三个人一辈子的命运,我还挺唏嘘的。

Star营业中:《摩天大楼》里的妈妈钟洁也很有破碎感,哭戏让人印象深刻,这次更惨烈吗?

倪虹洁:两个女生的命运还不太一样,钟洁被迫选择她该承受的命运,又没有努力去反抗。我这次演的角色是主动选择走捷径,放弃了她原本可以很阳光灿烂的、虽然可能是很清贫、很贫乏的一生。她想走捷径,所以她的主动选择,不止害了她自己,也害了别人一辈子。这两个女人还不太一样。

倪虹洁在《摩天大楼》中饰演钟洁

Star营业中:谈谈涂们的表演,他的哪些地方比较打动你?

倪虹洁:涂们老师是无可替代的。原来没有和他合作过,我看到他,以为他应该是很凶、特别严厉的一个人。但在合作过后,你就觉得,瞬间那头狮子变成了维尼熊。可他真正在演戏的时候又不一样。

一场戏是他抓到吴晓亮演的那个角色,他追了整整十几年、二十几年,抓到了他。然后他穿上所有的制服,戴着警帽,他来抓我。当时我是背对他的,我能感受到涂们老师身上那种正义感,真的有一股气场,在你的后面压迫着你。这是一个好演员所给到你的,就像光环一样的东西,它在影响着你。

倪虹洁与涂们

我喜欢和新导演合作,不想呆在一成不变的圈子里

Star营业中:《上山》在上海电影节点映后,被部分观众质疑节奏慢、冗长,作为犯罪悬疑类电影但悬疑感不强,你看剧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倪虹洁:我是头一次听说,我们这个片子是“悬疑犯罪片“。看剧本的时候,我心里从头到尾都洋溢着一种特别辛酸的感觉。在这短短几十页纸的剧本里,我看到了三个人不同的命运。我们这个片子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悬疑、破案,它并没有太大的悬疑。犯了罪,总有一天是会被绳之以法的,你是逃不掉的。我觉得我们片子说的还是人性、感情和这一辈子;当你迈错一步之后,你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是挺沉重的,是我看到片子里的东西。

Star营业中:所以你认为,它被当做悬疑片评价,本身也不客观。

倪虹洁:那肯定是方向不太对。也不是说方向不对,因为有人喜欢看悬疑片。我就特别喜欢看悬疑片,我看小说什么的都看侦探小说、破案,可开心了。但有时,不要抱着它是一种什么类型的片子去看。敞开心门,看看你们在电影里看到了什么。

《上山》剧照

Star营业中:也有媒体质疑,这部电影整体看起来像学生作业,对此会怎么回应?

倪虹洁:本来就是导演处女作,头一次当导演。他是个很认真的人,为剧本花了很多心思。前期跟我们讲戏,每一帧每一秒他都付出所有,全身心投入进去。他运用的镜头、画面、配乐,所有的连在一起都是为了辅助故事。我觉得挺好的。

怎么说呢?可能会有些青涩,但也很干净。整个片子是干净的。

Star营业中:你会给这部电影打多少分,对它有什么遗憾?

倪虹洁:我认为,每个年龄段的人看这部电影都有不同的感触。我自己可能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电影里的很多感情我是看不懂的。我今天四十多岁看到的是这样,可能到我六十岁看,又是另一个感觉。所以打分这个事不好说。我只能说,我给三位演员打8.5到9分。

Star营业中:和邬迪导演合作感觉怎么样,他是怎样的导演?

倪虹洁:作为导演,他是新导演。但作为摄影师,他是非常有资历的老摄影。整个影片的画面感、镜头的叙事方式都做得特别好。

而且他跟演员的沟通是特别顺畅的。我第一天拍的监狱戏,是整部电影最重要的戏份。他给了我两种方向,一版有台词,一版没有。演一句话都不说的,那种感情全是埋在眼里和心里,我感受到了作为演员的幸福感。就是比较失落和遗憾,他最后选了有词的。我很希望,导演可以把那个片段作为花絮送给我,我自认是表演上的一个突破,就是全程被审问,但我没有说一句话。那是藏在那个女人心里永远的伤痛、后悔,她没有因为爱情走向正确的路,而是为了别的事想走捷径,毁了自己人生,也毁了她可能爱的那个男人的一辈子。挺惨的,我现在想就觉得好惨啊。

Star营业中:去年采访你的时候,你提到自己经常拍新导演的戏,好像老被忽悠,比如没片酬、拍好的电影没有上。为什么这次还会愿意去冒险?

倪虹洁:天呢,我重申一遍!我没有说,我被新导演忽悠。我说的是,每个新导演心里都有一个梦,他给我描述他们的蓝图,比如我们这个片子是要送奖什么的。我现在还是会和很多新导演合作,今年都合作过两个新导演了。

他们身上有很多闪光点,很多好的点子,不是在一陈不变的圈子里,我能得到很多新鲜的东西。可能他们拍的片子没有让大家看到,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能力,可能有些经费不足、预算不够,或时间紧张,种种原因造成这个结果。但人总是在努力的。所以,我特别特别愿意和新导演合作,来吸收一下养分。我不想做一个一成不变的演员。

Star营业中:跟王小帅导演这次有哪些交流?

倪虹洁:我第一天拍第一场少女戏的时候,他还没来。到晚上我重场戏,我演完一遍,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就看着我。我原来跟他没有合作过,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天呐,虹洁你这两天进步挺大,演得挺好。”给我无形的鼓励。心里我还不能太高兴,因为我还得演一遍没有词的。

然后我就到座椅上看回放,我跟王小帅导演解释,我说:“导演,我当时不是没有理你,是因为我不想跟你太高兴地交流,说感谢你啊什么的。我是沉浸在角色里不想跳出来。”他是那种会默默站在旁边,给你鼓励的人。

他与邬迪导演的合作也是,永远不会坐在邬迪导演眼前,只是会坐他的后侧方,在很远的地方看着。等邬迪导演全部拍完,他作为文艺片、或者说一个有很多经验的导演,会给一点小建议,说可能这里再多拍一个镜头会更好。他会给比较中肯的建议。

Star营业中:有没有跟他说,下次再合作一部他导演的片子?

倪虹洁:他找我了——《八角亭谜雾》,也不是他导演的。总有一天,他会再找我的,我要用我的实力说话,王小帅导演,我等着你找我演戏。

监制王小帅(左二)、导演邬迪(左四)在片场

爆红的路要踏踏实实走出来,不是靠选爆款

Star营业中:现阶段接戏的标准是什么?比如电影票房你会考虑吗?

倪虹洁:那是我考虑的事吗?我不是投资人。只要这个角色我喜欢,我有得演,可以发挥,我就想去。

Star营业中:之前《阳光姐妹淘》的票房也不大好,面对这样的情况会有失落感吗?

倪虹洁:为什么有失落感啊?我演大电影,我很开心。虽说戏份不多,但整个片子我作为观众,我还挺喜欢的。我也尽力了,尽全力把自己角色诠释好,我就觉得就是收获。

Star营业中:曾说自己也在等待翻红,并相信那天会到来,但你选的作品又不是看上去很有爆款相的作品,好像会有点矛盾。

倪虹洁:因为我想靠作品翻红。我觉得每一步还是踏踏实实地走出来的吧。你说,怎么说我今天选的是个“爆款”?我只能说,我选择了我喜欢的东西。我是个挺专一的人,虽然我是双子座,我对这方面是特别专一的,就是喜好和看剧本的感受很难会改变。

Star营业中:家长里短的生活剧、现实题材会相对容易火,你很少演这样的戏。

倪虹洁:大家可能觉得,我适合挑战难度高一点的角色。我老在挑战难度高点的角色的时候,就往往错失很多商业片、家长里短的角色。我也演了很多呀,只是可能你们没看到吧。我演过挺多的。

Star营业中:会不会因为那种杀人放火的妈演多了,对于家长里短的妈妈提不起劲?

倪虹洁:演员已经离生活很远了。另类的妈妈毕竟还是少数,家长里短的妈妈却有很多很多,在等着我们,在前方召唤我们。我觉得也挺好的。

Star营业中:去年参加《演员请就位》时,你和马苏、黄奕都有感慨,觉得中年女演员处境不好。在那之后,情况有改善吗?

倪虹洁:我拍戏处境一直都比较艰难,但真的不是说,什么女演员到了几岁就会有这种处境。我觉得不管男的、女的,不止是当演员,职场也是。你到30、40岁之后,你的家庭负担越来越重,要处理的事越来越多,虽说你在工作上会变得越来越成熟,经验越来越多,可你好像危机感越来越大。

很多年轻孩子前赴后继,这并不是单一的说,多少岁的女演员有这个问题,所有的人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只能给自己打气,不断加油努力,提高自己,来适应这个市场。做到最好,才会被选择。

Star营业中:95后、00后的小花也会让你有危机感吗?

倪虹洁:95后小花,长得好看啊,我曾经也好看过,她们抢不了我的戏。每个人走的路不一样,我可能曾经也是一朵小花,现在变成一朵五色花。我可以演不同类型的角色。可能戏份不是整个片子里最重的,但真的我想说一下,角色真的不在于多少戏量,而是你有没有辜负它,有没有把它演好。

Star营业中:最近几次走红毯,大家都夸你气质很清纯,怎么保持那么好的状态?

倪虹洁:身边有很多很多帮我的人,而且现在喜欢我的粉丝越来越多,我好开心。最近我上映的每个片子,我走的每个厅,我出机场都有小朋友来看我啊,而且都是女生。我就觉得,天呐,我有一种受宠的感觉,好开心啊。所以说,没有大角色、小角色,没有小花、妈妈各种之分,只要演好你自己的戏,总会有人看到,总会有人喜欢你。就做好自己。

编辑:ZQ

相关热词搜索: 倪虹洁 拍戏 选择

上一篇:麦迪娜挺孕肚健身 孕7月身材曝光:肚大如箩双腿纤细不见妊娠纹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