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娱乐 > 明星 > 大陆 > 正文

专访赵涛:戛纳不欠我影后,贾樟柯不会为我拍一部电影

大陆 搜狐娱乐 作者:森月 2018-09-22 14:18:47
[摘要]在贾樟柯的电影里,赵涛是绝对的女主角。在我生活里我不会(受角色影响),但是当我拿到剧本进入到剧组的时候,我会有意识的让自己一直在那个人物的状态里面。

\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 玄反影/图)在贾樟柯的电影里,赵涛是绝对的女主角。曾经有网友用“含涛量”来戏谑赵涛,一部贾樟柯电影里赵涛出现的戏份多少被叫做有多少“含涛量”。赵涛其实曾经引起过争议——有人说贾樟柯只是一个爱妻狂魔,就像姜文、陈凯歌、冯小刚和其他爱用自己妻子做女主演的导演们一样。然而在经历了《任逍遥》、《三峡好人》、《山河故人》、《江湖儿女》等等一系列“含涛”的贾樟柯电影之后,赵涛自始至终云淡风轻地坚持自己的选择。她说话坚定,但不紧不慢,她专注投入,但不急功近利。贾樟柯说,她每次接到角色都会做人物小传,给那些女性角色写故事,她写的故事已经可以结集出版小说了。

  赵涛并不是只为了贾樟柯电影而生,说起来,她似乎自己也有些“气恼”。她恼在大概除了贾樟柯无人可以懂她,在拍了《三峡好人》以后,赵涛说,很多其他的剧本来找她,结果都是“三峡好人”式的故事,都是沈红式的角色,那些来找她的角色甚至名字里也都带着“红”字。在演了《山河故人》以后,又有很多像是她在《山河故人》里的人物一样的角色找到她,而对她来说,如果不能有所突破,还不如在家简简单单生活,每天早晨带着瑜伽垫去练普拉提。赵涛说,她和贾樟柯一直有一个约定,就是不要为她赵涛特地去拍一部电影,一个剧组动辄百人,几百人围着她自己就为拍一个她的“大脸”,赵涛说,那没有意义。

\

  然而要说贾樟柯的新电影《江湖儿女》,可以说是一部“百分百含涛”的电影了。尽管贾樟柯一直解释,这是“儿女”双生的一部电影,廖凡和赵涛的比重是一样的,然而赵涛接着巧巧这个令人喜爱的角色,无论在气势上还是在情感上,都把观众拉到了她那一侧天平。廖凡在片中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命运多舛的黑道“大哥”,他的命运从起到落,惹人唏嘘。而赵涛则是从一个柔弱女子——一个“不是江湖上的人”,在经历了背叛和命运捉弄后,自己成为了“大哥”。

  赵涛这次的角色实在可爱,既不狠毒,也不凶悍,但是进一步打一枪,句句台词说出来都是铁板钉钉。她不是饰演一个“女汉子”,也不是一个“女强人”,就是一个活泼真实的女人,也会难过,也会牺牲,既宽容大度,又懂得进退。赵涛说,她当然不是巧巧,但是在进入巧巧的角色之后,在她的意识里她就是巧巧。曾经有人说,好演员演戏如同被“附体”,赵涛在某种程度上之所以一直被争议,除了因为她总是与唯一懂她的“科长”绑定在一起之外,恐怕她本身对角色的投入也令很多人分不清楚哪是她,哪是贾樟柯想要拍的那个女人。

  对自己在戛纳电影节上无缘影后,赵涛看得相当开,甚至有些不屑一顾——不,她并不是对奖项不屑一顾,而是烦透了回答这种问题——戛纳不欠我,我没有得奖,是因为评委觉得我不够好,戛纳不欠任何人。

\

  记者:您一直在演贾导的电影,会觉得这些角色其实都有您自身的一些影子吗?

  赵涛:我觉得从《站台》一直到现在的《江湖儿女》,我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不同的女性,虽然大家是同为女性,但有不同的生活经验和经历。到了《江湖儿女》里面,经历了巧巧的十几年,在这样的一个生命经验当中,她经历了爱情,经历了监狱,经历了寻夫,经历了最终选择独自一个人在自己的江湖里生活。在她身上我能感受到我们女性共同的一点——对自尊的要求,自尊自爱。

  无论怎样,其实巧巧在最后的时候完全可以接受一个男人的帮助,然后有一份情感的支撑,但是她勇敢地选择了自己独立一个人生活,我觉得她内心强大,希望我自己也能跟巧巧一样,让自己内心变得越来越强大。

  记者:很多人在评价一个演员入戏的时候,会说“像附体了一样”,您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受吗?

  赵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评价)一个好演员的标准,但是我自己在演的时候,自己的感受是比较深刻的。我去饰演一个角色的时候,很喜欢做演员的这个案头的工作,我会详细地把演员大概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写,写到她上小学、上初中、跟谁谈恋爱,然后上高中,然后进入工作,一直大概写到她60多岁,人老了。当我把这个完整的人生经验写完之后,我在回过头来,回到剧中的年代,回到剧中的年龄。

  巧巧个人的色彩会高于赵涛本身,当我进入现场的时候,我不再是赵涛,我真的是巧巧。当我做完完整的“案头工作”,做完非常详细的研究资料之后,巧巧真的是在我生命当中流动起来,她跟我的血液一起流动。

  有时候记者朋友会问说,你那场戏里面为什么要那个眼神?或者那场戏里面为什么要用那个动作?实际上我当时在演,但我并不知道我是当时用的是哪个眼神。包括海报上的眼神,大家问我,你这个眼神是怎么做的?我说我没有“做”,实际上我完全按照人物的状态,通过自己对人物的了解,进入到人物的状态里面跟着人物走,我觉得很多东西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

  记者:对特别是在表现巧巧和斌哥两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当她被辜负的时候,巧巧的一些表现作为女性会非常有共鸣,怎么去把握这种很细微的感情的变化?

  赵涛:我对剧本的研究是比较深的,花的时间也比较长,比如说我跟家燕的那场戏,我们两个人面对面对峙,家燕说她的(台词),我说我的,那场戏台词量特别的大。我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当我研究这段台词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按照一句话一句话来走,剧本上每写的一句话带给我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我(的研究)就会详细到这句话带我的情绪是什么,第二句话带给我的情绪什么,当我把完整台词分析完之后,我发现我自己标注了一个情感的流线,这种戏演起来会越演越过瘾,因为每次演的时候,你都会发现有不同的感受,你又想把这种新的不同的感受再加入到自己的表演当中,我自己是觉得在这个演戏的过程当中,我个人还是比较享受的。巧巧用了赵涛的脸,用了她(赵涛)的肢体。而我(赵涛)在整个精神上,在肢体上,还有她内心的情感上,是巧巧的。

  记者:您怎么看待廖凡在片中演的斌哥这种男性?

  赵涛:我觉得,男人的世界跟女人的世界不一样,有时候女人的世界就是这个男人,但是男人的世界里面可能会有这个女人,未必是他的全部。这就是男人、女人面对自己的世界、面对自己江湖不同。

  所以我特别理解当巧巧为了彬哥在枪头举枪的那一刹那,特别认同、特别理解,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为了自己深爱的一个男人。但是当她面临着跟彬哥情感决裂的时候,在那一刹那,她又说“你既然说不出口,我替你说”,他的软弱和她的坚韧就都在这个人身上体现出来了,我非常理解,非常认同。

  我觉得不能用好和坏简单地来判别斌哥这样的人物,我觉得人就是这样子,当面对诱惑的时候,他一定会舍弃一些东西,当他选择一种东西的时候,他一定是知道自己曾经丢失了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可以理解,而且这样的人我们生活当中有很多,我觉得不是用好和坏来简单的评判他的。

\

  记者:跟廖凡的合作是怎样的体验?

  赵涛:我自己在跟凡哥演戏的时候,其实感觉也是特别的舒服。之前我并不认识凡哥,我们没有太多的就私人交往,我印象中,第一次转凡哥的信息(指社交媒体信息)是他在德国柏林得到最佳男主角奖,其实我当时不认识人家,我只是觉得,廖凡得到了最佳男演员,我特别的开心,还在微信朋友圈里面转。后来导演说,可能你会跟廖凡在一起合作。我特别开心,因为我觉得当两个演员,特别是两个好演员在一起的时候,演戏就会变成一种非常享受的事情,确实是如我所愿。

  我们在进现场之间没有私人交流,没有私下对对台词什么的,基本上就是导演在拍摄之前的三到四次剧本朗读。剧本朗读就是由一个副导演念旁白,然后念到斌哥了,斌哥由廖凡来念,说到巧巧了,我来念她的台词,这样的一个流程。我们更多的是了解导演的想法,其实我们演员的想法那时候表露的不是很多。

  但是我觉得凡哥有凡哥的表演的经验,我有我的方法,我们两个不同的经验同时到了现场面对演戏的时候,我们创造出来这种效果对我和他来说都是非常最好的一个状态,我们基本上不用交流太多。特别有印象的一场戏,就是我们在开始在迪厅的那一场戏,两个人在跳舞那场戏,其实这场戏导演就说了两个点:第一斌哥掉枪,第二巧巧不高兴,然后你们演吧,没了。就说了这个,然后我们当时因为那个音乐,也是我第一此听到,我特别嗨,那个特别好听,而且特别的适合在迪厅。在演的过程当中我没有一句台词,但是在整场戏演下来之后,我在看回放的时候,我觉得两个人把两个人情感之间的那种开始的一个小矛盾,然后最后到矛盾的化解,就转移到了两个人情感上的一个小的高峰,然后两个人相拥,就没有一句话整个就流畅把这个情感就表达出来了,而且把两个人的情感的世界也呈现出来。其实我们在演之前没有排练。就在现场那一刹那,我觉得那时候我能感觉到凡哥给予我的,凡哥给能感受到我给予他的,我觉得那个时候就是巧巧对斌哥的爱,斌哥对巧巧的爱护。那一场戏能够一下子把我们两个人距离拉的特别近。

  记者:那场跳舞戏非常精彩。

  赵涛:一切都是即兴的。

  记者:怎么看待这种江湖精神在商品社会的逐渐消失?

  赵涛:我倒觉得不论在哪个时代,不论在哪个人群,精神上的需求是从来不会少的,包括我个人。突然发现自己状态不对的时候,实际上是精神上的缺失,我会去通过看一些电影,从一些文学作品当中弥补精神和情感上的缺失,让自己重新恢复到一个比较好的一个状态。精神这个东西,不是分年代、分年纪,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精神上的追求。

  记者:电影拍完后是否会关心观众的看法?

  赵涛:是否关注观众的反映的,或者是能得奖,其实这些东西我完全不能控制的,作为演员和主创来说,很多是完全不能控制的,我能控制的就是我在现场,把每一场戏演好,把每一句台词说好,这是我能做到的。至于其他的真的是不是我能控制,所以我觉得如果说观众接受,我觉得那可能是我自己在表演上还是有突破,如果不能接受,那还是需要我在表演上有不断的进步,我觉得还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能够做好就可以了。

\

  记者:还是有很多网友说戛纳欠你一个影后。

  赵涛:其实这个可能是观众理解上的一点错误,戛纳不欠任何人,特别是赵涛,完全不欠,得不到影后,还是因为自己表演上的不是很能够满足各个评委的要求,还是需要自己更加的努力。

  记者:您这几年拍的都是贾导的电影,没有其他人的,这是您个人的选择吗,还是其他的剧本找到您的少一些?

  赵涛:其实也没有。我就觉得最大的困惑是,比如说当我推出《三峡好人》的时候,大家找我的剧本基本上是《三峡好人》的模式,当我推出《山河故人》的时候,基本上又是《山河故人》的模式,完全没有一个超越,可能大家认定我比较适合演这样的角色,但作为我来说,我已经演了《三峡好人》,已经演了《江湖儿女》,再多的剧本,再多的表演,不可能超越,没有必要去重复自己,我希望能够找到全新的角色,全新的表演,让自己慢慢丰满起来。

  记者:每次都是贾导给您提供一个更全新的角色。

  赵涛:对,然后当我演完这个,比如《江湖儿女》里可能会有一点打戏,(接着就会有打戏)找到你,但是我觉得我不太喜欢去重复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三峡好人》之后,很多找我的角色里面,基本上女主角的名字里都有一个“红”,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子,为什么都不能换个名字?它的剧本故事不一定在三峡,但它整个格局就是那样的一个状态。《三峡好人》里那样一个被江水淹没的城市,那样一个人群,是不可复制的,我也没有必要去复制自己的表演。

  记者:日常生活是琐碎的,是烦恼的,可是艺术创造是另外一个状态,像您和贾导这种其实是要面对很多生活的琐碎,怎么能马上切换到这种艺术创作的情绪里?

  赵涛:我觉得还好,没有那么明确的门坎说跨进去我就进入了,跨出来就退出来,就顺其自然。生活里你不拍戏的时候,就在家里好好地过日子,简简单单过,该干嘛干嘛。

  我是那种做一件事情很专注的人,比如说早上我练普拉提的时候,一定是不会带手机。就一个小时练普拉提,为什么还要带手机,还要讲电话?我就看到很多大姐不停地发短信,我说你干吗,就一个小时,你练完再说,没有那么急的事是一个早晨一个小时里必须处理的。所以当我进入到剧组的时候,基本上那段时间就是全心全意在做这件事情,也不会去应酬。本来我生活就比较简单,当我拍完这部戏、宣传完,所有的工作结束之后,回到家我的状态自然就是家里面的状态了。

  在我生活里我不会(受角色影响),但是当我拿到剧本进入到剧组的时候,我会有意识的让自己一直在那个人物的状态里面。

\

  记者:您的每个角色似乎都是特别适合您,以至于让我们怀疑是不是贾导在创作新作品的时候,就有这种预设在里面?

  赵涛:我觉得应该不会,就贾导对于他事业上热爱以及他对他自己电影品质的要求,他不会为我或者为赵涛拍一部大头片这样一个影片,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拍戏是很辛苦的,调动几百号人,调动很多很多资源,然后大家在一个剧组里面要待半年之久,我觉得用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资源来拍一个赵涛,一个大头像,很没有意义,我就不要说导演,如果说这件事放到我身上,我都会拒绝的。真的很没意义,所以说我觉得每一部影片,只是那个角色特别适合我来演,而我又可以把每一个我自己来演的角色都又能演出他们的不同,所以每一个角色,虽然是赵涛演的,但是有不同的感觉。

  记者:也就是说后面我们会看到您跟其他导演的合作,或者看到贾导的电影里面,有其他的女主角,是这个意思吗?

  赵涛:应该会吧,我觉得导演他选择一个片子做女演员,他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太太就要用来做女演员,相反的,因为我们之前有一个约定,我们所有的一切创作都要以电影本身为主,如果说这个片子这个主角不适合赵涛,导演不会请我,我也不会要求导演让我来演这个女主角,这个是我们作为一个电影人最基本的一个底线。你不能要求别人拍你,特别是拍一部电影,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导演认为适合我演,而且他也给我讲了很多,这个片子怎么怎么适合你演,我看了这个片子之后就会兴奋。就像《江湖儿女》一样,我看完感觉像读一个长篇小说,而且我觉得这是我期待已久的、让我兴奋的一个角色,为什么不去接呢?

  记者:您怎么看待这两年在电影作品里逐渐觉醒的女性主义?

  赵涛:我觉得女性得到大家的关注,不论是在哪个行业里面得到对方的尊重,这本来就是一个好事情,而且这就是本来就应该存在的一个事情,只不过是之前被大家忽略掉了。并不是说我们的电影是为了宣扬女权主义,其实并没有,只是我们这个电影可能恰恰切合了那个点。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在生活当中,我们每一个女性,不但是需要别人对我们的尊重,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对自己的尊重。

  记者:您自己会想写或者想拍故事吗?

  赵涛:如果从私人角度上来说,我还是挺想有一个机会创作一个片子,我想以我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的不同,但是我又觉得我们家已经有一个导演了,然后再出一个导演,我们家不就疯了吗?导演工作特别忙,他在一个剧组当中,他不光是导演,又是一个家长的一个角色,又是一个整个总管的角色,他要管所有人的一些吃喝拉撒,所有的事情这个导演都要来处理,所以我觉得既然导演做的挺好的,我大力支持导演做就好了。

编辑:王翠萍

相关热词搜索: 赵涛 贾樟柯 影后

上一篇:《水浒传》播出20年 "宋江"李雪健率众好汉重聚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